博客

格爾木回應尾礦直排沙漠:涉事企業3年前所為,“罰了8萬”

作者:Charlotte 时间:2019-03-28 21:22:18 標籤: 分類:

(原標題:格爾木回應尾礦直排沙漠:涉事企業3年前所為,“罰了8萬”)

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此前報道的格爾木慶華礦業有限責任公司(下稱,慶華礦業)直排尾礦進入柴達木盆地沙漠一事,官方公布了最新調查結果。

11月28日晚,格爾木市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稱,經現場調查,上述尾礦直排違法行為發生於2014年8月前,共排放尾礦漿約590萬噸。

新華網報道顯示,其中,向廠區周邊排放約199萬噸,此前報道中反映的“16公裏汙染帶”由此形成,另約391萬噸向僅有防滲帷幕的尾礦庫排放。

格爾木市政府表示,將請第三方權威機構對排放造成的環境影響予以科學評估,並根據環境損害評估結果啟動問責程序,編製整治方案,經審查通過後立即組織實施環境恢複治理。

調查:企業今年以來未違規排放,現已停產整改

據新華網報道,格爾木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介紹,慶華礦業是一家鐵礦石采選企業,250萬噸鐵礦采選工程是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規劃實施的重點項目。

“十一五”以來,針對企業生產經營中存在的環境問題和風險,地方有關部門曾多次對企業進行檢查,6次責令企業整改突出環境問題,並給予2次行政處罰。

2017年11月28日,格爾木市一位官方人士告訴澎湃新聞,在三、四年前慶華礦業存在尾礦直排行為,屆時當地環保部門已掌握情況,並對企業進行處理,“前前後後罰款加在一起,罰了八萬塊錢左右”。

根據新華社報道,2014年8月至2017年2月,慶華礦業停產。期間根據環保部門的責令整改要求,分兩期實施了尾礦庫防滲鋪膜工程,敷設尾礦輸送管道8公裏、建設監測井1個;項目手續齊全,選址通過專家審查,設施基本符合環評要求。

格爾木市政府秘書長馬建偉(左)向媒體通報相關情況。

格爾木市政府秘書長、新聞發言人馬建偉指出,2017年3月慶華礦業恢複生產,今年以來未出現違規排放情況。

澎湃新聞注意到,在新聞發布會召開的前一天,海西州委書記文國棟、州長孟海,嚴肅約談了青海慶華集團總經理雷正榮,青海慶華集團副總經理、格爾木礦業公司總經理李永強。

海西州新聞網發布,11月27日的約談要求慶華礦業全力支持配合調查,快速啟動整改工作。

目前,環保部門已向慶華礦業下達《停產整改通知書》,責令限期按照環評要求進行整改;並依據《環保法》將涉嫌違法行為的責任人移交司法機關處理;同時,根據《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管理條例》對企業和相關責任人依法處罰。

官方:根據第三方機構評估製定環境整治方案

11月24日下午,澎湃新聞報道了環保組織指出格爾木慶華礦業向沙漠直排尾礦,環保局邀專家現場調查一事。

環保組織廣州綠網環境保護服務中心表示,於2017年11月初在格爾木慶華礦業廠區周邊看到,大麵積沙漠表層被幹涸的灰褐色尾礦泥漿覆蓋。

當晚,環保部西北督察局、青海省環保廳和海西州、格爾木市成立聯合調查組,並趕赴現場展開實地調查。根據28日晚間官方公布的調查結果,慶華礦業的尾礦直排違法行為發生於2014年8月前。

這意味著,三年多前直排的尾礦至今仍在沙漠。那麽,這可能造成哪些環境影響,應該如何妥善處理?

11月28日,北京師範大學環境學院教授林春野告訴澎湃新聞,尾礦直排入沙漠後,需要基於汙染物檢測分析等作出環境影響評估,再製定修複方案。

林春野介紹,評估內容包括,對周邊人可能帶來的健康風險,對地下水的影響,汙染物是否會向周圍擴散,還要考慮對生態產生的影響等。

也有觀點指出,對沙漠的環境修複通常不在優先開展治理的範圍內。

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宋靜認為,“(開展)環境修複是有風險的”,汙染物要對人體產生健康風險需要滿足三個要素,即汙染源、受體和暴露途徑。沙漠地處偏遠,若無為人區,相對人口集中地,對人體健康可能造成的風險較小。

不過,宋靜表示,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,例如還要分析汙染物是否會移動、擴散。他認為,在上述情況中,需要考慮直排的尾礦可能以泥漿狀流動或下滲,幹涸後或成沙土被風吹散。

據新華網報道,格爾木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,格爾木市政府秘書長、新聞發言人馬建偉指出,對排放造成的環境影響,格爾木市將請第三方權威機構予以科學評估。

下一步,格爾木市將根據第三方機構的評估結果,編製整治方案,經審查通過後,立即組織實施環境恢複治理。


本文來源:http://news.163.com/17/1129/14/D4DS52ER000187VE.html

©本模板www.86-cn.com設計,了解更多請關注隱私保護